聖靈的洗 

Amber Shih 

 

從沒想過我會有今天這樣的經歷,躺倒在眾人的面前,流淚顫抖。

記得第一次參加教會的禱告會,那時還在舊堂,來禱告會的人數並不多,神很恩待我,在那晚我親眼看見一位弟兄在禱告時仆倒在地,不斷地抖動,嘴裡還呢喃著我聽不懂的語言,著實把我嚇壞了。那時我才剛受洗沒多久,對聖靈、方言完全不熟悉,我不明白這發生在我眼前的是什麼。當時還在想,我是不是意外地加入了什麼秘密教派,而我正參與只在電視上看過的神秘儀式當中,就在我還來不及弄清楚發生什麼事時,身邊的人也跟著說起那我聽不懂的話,當下我真的好想回家。禱告會結束後大家又恢復正常,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,一位姊妹用著她平常溫柔的笑容問我,感覺怎麼樣?那一晚,我在驚嚇中渡過。

或許是衝擊太大,即便事後有人告訴我那是聖靈的工作,我還是對那晚所看到的有所保留,並在心中默默地說,這些事絕對不會發生在我身上。因此去年劉彤牧師和劉梅蕾師母來休士頓辦特會時,我都只是站在最後排觀看。

參加「經歷神營會」,我的理由很簡單,大掃除。我知道我過去有許多不願提起的污穢需要被清理,包括我的原生家庭、拜偶像等。我一直以為整個過程中會是很平靜的,頂多就是流流眼淚,在交談和代禱中得著釋放。

營會的第一晚,可能因為和我想像的不一樣,我很不在狀況內,一直有種說不出的感覺,令我坐立難安。第二天早上,索性就打起瞌睡來了,但很奇妙地,就在小組分享時,心裡有股莫名的觸動,雖然小組時間前前後後加起來不到半小時吧,但感覺和小組員的關係從一開始的不熟悉、陌生,到放心、信賴。我也和小組長說了我的狀況,午飯時小組長便帶著我向劉師母詢問,劉師母輕輕對我說了一句:「沒關係還沒結束,繼續聽下去」。當下雖然我感覺沒得到什麼改善,但師母既然這樣說了,就乖乖繼續聽吧,也沒其他辦法。

接下來的時間,我試著認真聽劉師母在台上說的一個又一個的見證,奇怪的是我越聽精神越好,到了晚上更是異常的好,還有點興奮,說不出為什麼,但心裡就有種感覺,神已經為我完成了奇妙的工作。最後當劉師母呼召我們到台前時,其中一位YA的組員呼喊著:「我們一起去啊!」,當下我更加確定「成了!」。我站在講台前,不斷為我還未信主的家人禱告,想要得著方言,但怎麼說都是那幾句,就是禱告不起來,這時我注意到我的右手在發抖,是不自主的,我偷偷張開眼往右手看去,注意到站在我旁邊的小組員,於是我開始為他禱告、為小組禱告、為教會禱告,突然間像水龍頭被打開一樣,源源不絕。不知道禱告了多久,我聞到一股香氣,是劉師母在我頭上抹了油,當劉師母開口為我禱告,我感覺有股力量在推我,讓我沒辦法專心聽師母為我禱告的內容,於是我開始和那股力量抗衡,努力想把持站穩。「放手交給我吧!」,一句話閃過我的腦海,就在那瞬間,我躺倒在地。

躺在地上時,我是有意識的,我可以感覺到有人走到我身邊為我禱告,我聽到周圍有人在唱靈歌,好美!像天使在唱歌,我想起身,卻又捨不得,我想哭,卻又不敢盡情地哭,擔心把眼上的妝給哭花了,樣子會很醜很嚇人,猶豫掙扎了一會,想到一個折中的辦法,我整個人躲進毯子裡,在裡面我不斷地動著我的口,深怕這美好的感覺從我身上溜走,又突然一股極悲傷的感覺湧上心頭,我忍不住放聲大哭,全身發抖,我的嘴開始用力地說起方言,哈利路亞!像是一口氣將那最深最痛的苦全部宣泄出來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漸漸安靜下來,擦乾眼淚,坐起身來,我看到旁邊躺了好多人,劉師母和教會同工們仍繼續在為人禱告。感覺全身軟綿綿的,我走到牆角繼續坐了下來。環顧四週,嘗試著弄清楚剛剛發生了什麼事,我卻看見一個異象,是末世的景象,有人苦苦哀求著,無知的人還在一旁嘲笑。這景象到現在想起來心裡還是很沉重,但這也是神在提醒我,要更多禱告,快快傳福音。

「經歷神營會」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,這一個月我感覺我成長的比過去一年還要來的多、來的快,我的靈被打開了,之前不懂的現在懂了,之前看不見的現在看的到了。我的靈也變得敏銳了,我可以感覺之前所不能感覺的,禱告的靈也被打開了,我現在的禱告和以前不一樣了,更有信心更有力量。

『你們要嚐嚐主恩的滋味,便知道祂是美善』,真是言語無法形容,現在我終於可以明白。我感謝上帝在那晚用清水再一次將我洗淨,並受聖靈的洗,讓我再一次成為新造的人。

透過右方圖示進入亞馬遜買東西,將能回饋0.5%給教會

Amazon Smile.png

​現在也能透過線上奉獻了,若您有感動願意奉獻,也可以透過以下 PayPal 按鈕來奉獻。

大休士頓生命河靈糧堂

281.433.0517

311 Julie Rivers Dr. Sugar Land, TX 7747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