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可能變為可能

Tiffany Chern

 

『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,叫愛神的人得益處,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。』(羅8:28)

我們在讀這節經文的時候,往往只讀前半段,而沒有讀完整。以前我自己在讀這節經文的時候,也常常有個迷思:我又不是愛神的人,還能夠得益處嗎?但其實讀經的時候,是需要看完整的,愛神的人並不是指我們做了什麼,所以稱為愛神的人,而是我們是被神所召,願意歸入祂名下,我們就是愛神的人。所以稱為祂名下的子民,祂都定意要我們得益處。

這次能有機會到德州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實習真的是神極大的恩典,並不是我有實力,或是我配得這樣的機會。

其實我原本壓根兒沒想要出國實習。今年二月,我要從前一間實驗室離開,所以帶了點禮物給實驗室老師要跟他說謝謝,並說明我要換實驗室了。我進到他辦公室談話,一切都很順利,我一心想著要離開回學校上課,但老師突然問我是不是畢業之後想申請國外研究所,我說是,他便天外飛來一筆地回答:那你應該要有點國外的經驗,這樣對於之後申請會很有用。我很直覺回答說,可是我已經錯過下個年度學校可以申請出國交換的機會,沒想到老師進一步說,那你可以試試看今年暑假出去當暑期實習生啊,趁著你剛好要申請之前。我突然覺得豁然開朗,雖然可能性很低,但覺得老師說得確實是個方向,因此回家後便跟父母談是否要嘗試暑期出國,爸媽聽完之後也覺得這是個好點子,他們建議我禱告,然後開始想如何著手。我也在小組裡提出代禱,但那時態度其實有點漫不經心,因為覺得機會渺茫。這時候是二月中。

有了想要申請的念頭後,最苦惱的就是我根本沒有認識幾個國外的教授,且認識的也不算熟,再加上爸爸考慮住宿問題,若能距離哥哥越近越好,希望我儘量申請德州的。我想到去年有一群從UTSW(德州西南醫學研究中心)到台灣參加symposium的一群教授,其中有一位教授的研究內容,和我上學期待的實驗室老師的研究方向有關,且有面對面見過。於是三月初,我鼓起勇氣寄出第一封信給這位老師,但過了快兩週卻遲遲沒有任何回音。就在我有點想放棄時,突然發現三月中又有一個symposium會邀請UTSW的教授到台大參加,雖然我原本聯絡的那位教授今年沒有來,但有其他我知道的教授會參與。我心想,我一定不能放棄這個好機會,竟然上帝隔了一年又把同樣的教授直接空運到台灣。Symposium當天中午休息時,我衝到一位UTSW的教授面前,向他說明我的情況,並直接給他我的CV(有點像resume的東西)。他速速看過我的CV之後覺得我不錯,但UTSW近年來的政策是不收volunteer(因為台灣和美國學制不同,所以我不可能用「正常」管道申請summer internship),即使是教授和學生雙方說好,但基於怕學生沒有薪水可能會被abuse,所以最後他們決定不收。但這位教授願意幫我把我的狀況和CV轉給其他他所認識在德州的研究人員。

那天回家後,跟父母再討論過,便把CV速速寄給那位UTSW的教授,麻煩他幫我轉寄。又過了一週之後,一位在UT Health的教授寄信給我,也是告訴我:你的CV不錯,但因為政策關係不能收我。他建議我連絡一位MD Anderson的教授(就是後來收我的教授),於是我就又再度鼓起勇氣寄信給那位MD Anderson的教授。在這樣寄信和等待回信的過程中,心情起伏很大,也已經有些累了。

但這次似乎有了些轉機,MD Anderson的教授很快就回信了,且沒有直接拒絕,反而是問了我許多問題,想要更理解我的狀況,並說明他三月底會到台中,到時候可以跟我用電話聊聊。於是我很快回信,並留下我的手機號碼,且詢問可能談話的時間,但他的助理一直到約定要聯絡的當天都沒有回信。我還記得約定好要通話的那天我沒有課,是在實驗室做實驗,但我根本沒辦法專心,一直盯著手機,深怕錯過來電,然而直到下午我做完實驗,手機都沒有響。我等得好累好煩,於是到系館睡覺,手上還抓著手機。果然睡了沒多久,手機響了,我急忙衝到人少的地方,由於系館收訊實在不好,再加上我剛睡醒又很緊張,就這樣短短五分鐘渡過了跟教授的通話。通話一掛斷,我心想,我講得那麼模糊又差勁,要是教授決定不收我我也不會覺得意外。這時候是三月底。

其實這一切還有一個令人感到極有壓力的決定。由於我們全家已經有兩年沒有見到哥哥Timothy了,爸媽決定七月初要飛到休士頓見哥哥,並全家到加州找舅舅,於是他們訂了去程的機票,但由於我的狀況遲遲無法決定,回程機票實在不知道要訂什麼時間。暑假是旅遊旺季,越晚訂機票越貴。媽媽一直問我有沒有機會真的可以到德州實習,要不然她不知道怎麼訂票,但我那時真的很沒有信心,也不知道是要鼓起勇氣回答媽媽說:就幫我訂三個月的票吧(九月回台灣的意思),還是跟她說:我就跟你們去完加州回台灣好好讀書吧。心中默默想,其實我好想去完加州就回台灣。

沒想到四月初,MD Anderson突然寄信告訴我,跟我談的那位教授決定收我了。那實在是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時刻,特別是在我覺得我所有的條件都不夠格的狀態下,其實比我優秀的人很多,再加上那通電話裡我的表達能力不好,我覺得我的英文實在很不好,我沒有真的跟別人用純英文溝通過。我盯著螢幕來來回回看著e-mail好幾遍,確定我不是英文太差所以誤會對方的意思。我親自經歷到,神讓我從看見一片黑暗,到一個光點,一個隙縫,一扇門,最後成為一條路。總是聽到好多前人的經歷,告訴我機會渺茫、不可能,經過了這些,淺嚐到那種「沒有人能夠和你做一樣的事情」的逐夢踏實感。但真正痛苦的事情才正要開始。

教授的助理速速幫我辦理了申請成為trainee的帳號,讓我開始進入申請程序。申請內容看起來不難,但卻花了比想像中多很多的時間和精力。由於很多東西需要親自簽名,因此我常常是白天印東西,晚上回家後一個一個慢慢填寫,掃描、轉檔,再上傳。常常整個晚上就在處理這些文件的事情,根本沒機會讀學校的東西。再加上其中有一項是疫苗的部分,更是問題重重。去了衛生所調出我所有的疫苗記錄,去醫院體檢,補打針,有些項目只有特定醫院才做,只好趁空堂衝出去辦事,拜託同學幫我抄筆記,再趕回學校。每天這樣奔波,脾氣越來越差,期中考考完成績也沒有想像中理想,到最後很想放棄了,但好險一切都在爸媽的支持下持續進行著。

就在所有項目快完成時,突然我的在學證明出了狀況。MD Anderson要求我證明我在暑期出國的前後都還是大學生(因為我是用college student的名義申請trainee),於是我跑了學校教務處、前後確認、印了在學證明、預計畢業證明等等,並把原版寄到美國。但台大表示,我根本沒辦法預交下學期的學費,他們無法證明我之後還會是台大學生。針對這點,MD Anderson表示,我需要證明台大的學歷是等同於美國大學的學歷,所以我必須花另外一筆錢,把台大的相關文件寄給一家MD Anderson認可的公司做驗證。事情發展到這裡,不僅我想放棄,爸爸也開始生氣了,他告訴我如果最後因為這點,MD Anderson不接受我的所有申請,那就不要去了。於是我又前前後後和教授的助理寄信溝通,最後終於在五月中確定我可以出國實習。非常感謝神,MD Anderson就在休士頓,而原本最開始我想去的UTSW在Dallas,這表示我去MD Anderson可以跟哥哥住很近,他可以接送我,生活起居也比較好安排。神總是計劃的比我們更完整。

一切確定之後,接下來的問題就是經費了。我所在的生命科學院有給學生申請出國交流經費的方案。我五月的時候跑到院辦詢問7-9月補助案申請的時間表,收件的小姐答覆我六月中才停止收件,於是我很安心地想著還有快一個月可以準備,就慢慢處理著文件。沒想到,五月底時,系上告訴我由於生命科學院是六月中收件,系辦要在六月初先審核一次。我一看時間表,只有一個禮拜準備,於是急忙寫信給MD Anderson的教授,請問他我預計要做的事情、寄信給系上教授麻煩他們寫推薦信、麻煩爸爸幫我一個文件一個文件檢查。得知這些消息時很緊張,但當我真的開始著手時,心中有一股說不出的平安。

一週之後所有文件奇蹟似地送出。雖然最後系上說他們弄錯了,我不用先送件,雖然最後我一毛錢都沒申請到,但我覺得神很愛我,所以把截止時間提早了,要不然如果六月中才截止,我一定會慢慢處理,而我準備期末考的時間必定又會被壓縮了。感謝神!祂真的是奇妙可畏,雖然整個學期我沒有多少時間可以平心靜氣坐在書桌前面唸書,但那學期的GPA卻是上大學以來最高的一次。期末考成績一科一科出來的時候,我只能說神實在太奇妙了,祂讓我在這麼忙亂的過程中,依舊可以享受當初所選擇的科系和課程當中。

麻煩系上老師寫介紹信的時候還有一段小插曲。其中一位老師是系上很強勢的教授,但他是對於我這次申請前前後後最清楚的人。當我向他要領取介紹信的那天中午,他語重心長地告訴我,不應該這麼急著出國,他覺得我這樣暑假出去也做不了什麼,他一一算給我聽暑假實習八週裡面我可能會做的事情。當他算完之後我真的快心碎了,覺得他講的好像有道理,我只是個大學生,也不是個已經很清楚自己以後要幹嘛、有很多研究經驗的研究生。

但實習到今天,我並不如那位老師所預測的,我做了許多我從來沒有做過的實驗、沒有碰過的儀器,重複做了很多我做過但不熟練的實驗,得到許多positive的結果,也和許多實驗室的學長姊聊他們當初申請出國的經驗,在這裡得到的資訊,比我在台灣時所得到的還有多好幾倍。而且,我後來查資料才發現,收我的教授很有名,而他的實驗室確實也在他的研究領域很有影響力,我特別享受觀察他管理實驗室每個部份的方法,和快速處理事情的思考邏輯。另外,上帝甚至安排了另一個暑期實習生跟我同一天進實驗室,讓我有個可以一起聊天和陪伴的人。感謝神!經歷了這一切的波折,祂讓我看見在一切不可能的背後,有一面完全開闊的可能性。

我很喜歡之前在我的教會聽到別人分享見證說的一句話:「我永遠不會搞砸祢給我的應許」。在教會中,我們常常想要了解自己的命定,想知道神在創造我們的時候的目的是什麼,但往往我們真知道自己被造的意義後,又會覺得神怎麼可以信任這樣軟弱的人,使我們成為祂國度建造的一部份?但是,「我永遠不會搞砸祢給我的應許」。應許是神所給的,表示祂早已看見結局的美好,祂願意我們參與在祂的工作當中,不是要我們用盡全力去讓事情從無到有,而是抓著祂,經歷一段眼睛未曾看見、耳朵未曾聽見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。大家都說自己找出國實習很難,但神看見的不是機率和可能性,而是未來的事實。如果你相信你是被神所召的人,是屬他的百姓,那祂的應許就是要你與祂經歷一段不可能的任務。關鍵是,你抓緊祂了嗎?

見證的原意就是「再做一次」,願每位聽到見證且內心渴望神也成就奇蹟在你身上的弟兄姊妹,也大大張口向神呼求恩典。

透過右方圖示進入亞馬遜買東西,將能回饋0.5%給教會

Amazon Smile.png

​現在也能透過線上奉獻了,若您有感動願意奉獻,也可以透過以下 PayPal 按鈕來奉獻。

大休士頓生命河靈糧堂

281.433.0517

311 Julie Rivers Dr. Sugar Land, TX 7747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