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年的等待

黃國柱

 

我來自一個保守的傳統多神信仰家庭,家中有三個哥哥和一個妹妹。成長過程中,父親忙於經營配線器材工廠的經營。母親則專心地持守家庭,除了照顧孩子們的日常飲食生活起居外,在工廠下班後或休假的時間,還得充當工廠和家的看門人。在我們成長過程中,母親除了參加親戚和父親生意客戶的婚喪喜慶外,從未有自己交友、社交或宗教信仰活動。

父親經營生意,家中祀奉「土地公」(生意人的財神),初一、十五會「拜門口」,向天公祈福,也跟過路的「好兄弟」打好關係。過年時也會到府城的天壇「天公廟」上香祭拜祈福。但是所有的這些舉動,似乎都是單方向─向神祈福,保佑家人平安,生意興隆,孩子們讀好書,順利考取好學校。我幾乎未曾想過,至少我自己從未想過,這些「神」會使我們的生命有什麼改變或長進?

我似乎承襲了母親保守的個性與教導,不善於以言語表達自己的感情,自己的喜怒哀樂,也許可以被熟於世故的人「猜」到,卻極少從自己的嘴裏講出。所謂「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無」,「不要讓人一眼就看透你,知道你心裏在想什麼」,「顧好自己的事,少管別人的事,招惹麻煩」。

如此從小到大,直到工作一兩年之前,我從未接觸過福音。如果要牽強地說神在我小時候就已在我生命中播下福音的種子,那就是,我是兄妹中唯一讀過教會學校─「衛理幼稚園」的小孩。我們家後面就是個天主教修女院,小時候偶爾會進入那個舖有韓國草的綠地,有著聖母像的小滴水池,花樹整理完善的前院,追逐捉迷藏。

第一次接觸福音是在矽谷工作一年多後,當時跟著同事,也是Stony Brook的同學梁拾(非糧食),參加一個週末查經班。梁拾是個大發熱心的人,談起基督信仰的道理,就像個經師講道。我猶記得他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:「罪的工價乃是死」(羅馬書6:23),我自覺中文程度還可以,卻不明白「工價」是什麼?我只知道打工的領工錢,商品會有不一樣的價碼,可工價這個詞,我怎麼從來沒聽過?再加上自以為義,心想罪又與我何干?只知道人都必有一死,只是早死晚死而已。『我們既因信稱義….』(羅馬書5:1),『….藉著義….叫人因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永生。』(羅馬書5:21),至於永生,那似乎太遙遠了,我今生尚且不明白呢?!(明年我還有工作嗎?)

參加查經班,除了想開拓交友圈外,心想既已在此工作生活,總要入境隨俗,認識一下這個連鈔票上都印著「In God We Trust」國家的立國國教的道理是什麼?

我不是個聰敏善於分配時間,能同時處理多樣事情的人。經常將大部份時間,甚至多於正常的時間,投注在第一主要目標。在學校時,讀好書就是我的首要目標;上班後,做好我目前的工作職務就是首要目標。現在反省,是不是自己個性軟弱,耽於熟悉的事項?不敢嘗試錯誤,不願接受新的挑戰,不預作計劃,僅順著事情的發生,依序處理與己有關的事情,只將時間花費在觀看路旁的雜花、野草或不重要的瑣碎細節,卻不願意花點時間預做行程準備,或思考有無它徑。基於這種怠惰偷懶的心態,反應在行事選擇上,便成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別主動參予非關主要目標的活動,免得自己到時應付不來。基於此種心理,雖然參加了查經班,剛開始並無進入教會的打算。

進入教會是為了陪嫣君─一個從小生長在基督徒家庭的女孩。我們是因一對夫妻而認識的,太太美慧是她的同學,先生錦堃是我同事也是 Stony Brook 的同學。他們夫婦和另一對同學朋友夫妻檔─勝中,蕙蘭,當初也都是在梁拾的帶領下前後加入了查經班和迦南教會。這兩對夫妻現都已是「矽谷生命河靈糧堂」的資深同工,蕙蘭更早已是許多我們年輕的下一代和小孩子們最喜愛的Auntie Kay。由於嫣君要求我必須跟她一起去教會,否則免談,心想為了終身大事,只好答應。結婚二十年來,為了避免爭吵,只好勉為其難地固定陪他們去教會,只是經常身在心不在。有幾段時間,在送嫣君和兩個小孩進了教會後,我就藉口溜出在外遊盪,寧可在附近的商店沒目標地瞎逛,或找家書店、速食店坐下看雜誌、線上新聞、趕工作報告,甚至僅是在車上睡覺,也不願坐在裏面聽一些似乎與己無關的道理。如此二十年來,聽了不少的聖經人物故事和基督信仰的道理,有時覺得不可思議,有時深有同感,但大部分時間,就真的僅是當故事和道理聽,並未對自己生命中的舊習有太多的影響。

教會中的服事或活動,只要不需我用心動腦,不影響我工作的,我會參與。大部分時間都是嫣君在準備,我只是奉陪。不知道的人,見我們經常夫妻一起參加教會活動,以為我們是一對主內弟兄姊妹,待他們知道我是個「資深慕道友」時,總會勸說我趕快決志受洗。對於這些熱心鼓勵,我總是微笑婉謝「我還沒準備好」。若是經常地被關切,我就會開始選擇迴避,甚至缺席。有幾次當被認真地詢問時,我也就只好認真地拒絕─主的時候未到。是的,主的時候未到,心想,現在日子過的好好的,有句話說「只要它沒出差錯,就不要改變它」,何必要改變現狀呢?

「神所愛的,祂必管教。」

過去二十年來,因神的憐憫,讓我雖未大起,卻也未遭遇過大挫折,然而我心裏得過且過的心態,神都知道。2012年9月28日,公司在連續五年的虧損之後,決定重整產品方向,進行人事大裁減─我被裁掉了!

因著習性,過去幾年來選擇熟悉的工作做,疏於學習新技能,也未努力了解產品的全面規格。被裁後,我知道要再找到同級的工作,肯定不容易。運氣好的話,也許可找到中初階的職位做。兩三個月過去,除了零星的招聘人員的電話外,沒有任何一個直接的雇主徵詢。我已完全失去了信心。

年底前兩個在外讀大學的孩子回家,他們也未準備好看一個終日在家的爸爸。眼看著公司提供的延續健保即將到期,離職津貼也早已結束,短期內工作也不可能有著落,心裏真是茫然無助。

厄運並沒有停在這裏。過年前,我們的大兒子Henry收到了學校的停學通知書,因他的學業成績連續兩學期未達標準。嫣君在他前一學期成績不好時,已要求他預備後路,申請到了兩家近Houston的大學轉學許可。前不久過期前還特別徵詢過Henry,問他須不須要保留,他說不用。如今卻真被停學,預備的後路,也被取消。我真不知道我們家這幾個月來為何諸事不順?

Henry自小喜愛看書,從小到大,出門時一定帶著書。經常朋友們在一起聚會聊天時,他仍是自己在看書。上高中時,我和嫣君也從不必擔心他的課業,即便在可稍微輕鬆的Senior year,他仍選修許多AP課程,並且每科都維持優良成績。

他申請大學時,很快地即拿到本州大學的特優生班和獎學金,他卻選擇了去L.A.的這個人數很少卻出了名難唸的私立工程學院。基於補償心理和滿足自己的虛榮心,我答應支持他的選擇,即便是得背負沉重的助學貸款。心想Henry自小不善交談,惜言如金,就算與我們一起也是如此。我在他升高中的暑假把全家搬遷到Houston來,整個高中四年未見他與任何一個同學、朋友特別常來往,若他有機會在小規模的優質學校環境內,結交到好朋友,去加州也有機會見到小時候的同學、朋友,也許有助於開放他的心胸。另一方面,我自覺並不聰敏,靠著我爸的資助,和我過去的笨方法「人一能之,己百之」,因為不專心,得花更久的時間才做得完事。今日雖未發達,也還保有一工程師的職位,若能在失去這職位前,培養出一個畢業於著名私立學院的兒子,讓我很有光彩,且畢業後若因此在加州找到好工作,也是不錯的投資。─是的,Henry是我30年計劃裏的主要項目。

顯然我的心態和方法都不對,神並沒有讓這事成就。

2013年初,Houston有一整個禮拜陰雨寒冷的天氣。想到付出了昂貴的學費並背負了大筆的助學貸款,如今卻得認賠出場。工作尋找茫茫無回音,自己完全沒信心,且不抱希望。之前有工作時,公司福利包括了全家健保,不錯的薪資尚可應付貸款週轉。如今靠著嫣君的時薪和微薄的失業救濟金,應付房貸學貸和自付健保金,能撐多久呢?就在陰冷昏暗的房間內,突然有一個念頭閃過─死。我知道那不是我,但我怎會落到此境遇呢?是的,我承認我完全沒辦法了。

有一晚嫣君沒預告地跟我說她和Henry,Joel想要一起帶我做決志禱告,我竟然毫無反對地說了「好」。以前我會軟硬都不吃,就回答“I’m not ready”,現在“God make it ready !!”。

那晚決志後,我哭了 ─ 因為我看到了許久沒看到過的Henry的笑容。可憐的孩子,他在那課業繁重的小工程學院最後一年獨自承受了多少壓力?回家後,又聽我們教訓了多少次呢?他也曾是資優生,這次的失敗,他要承受多少懷疑的眼光呢?

隨著「大休士頓生命河靈糧堂」的更新重建,我們也開始回靈糧堂參加主日崇拜。幾位遠道而來的牧者,都給我們帶來神的訊息和鼓勵。鄭牧師的主禱文和詩篇第二十三篇「耶和華是我的牧者,我必不至缺乏」是我目前極需要的信心補給;莫牧師在靈糧堂第一次的講道「得神的喜悅」─「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悅」,更有如當頭棒喝。

是的,看著以前的朋友,他們的生命有了極大的成長,帶給他人祝福和影響,我卻停留在舊人身上,原地踏步觀望,原因就是:沒有信心,不信有神,和神沒有關係,沒有將神當神看。「與神的關係」即成了我受洗的關鍵詞,如同世上的許多關係一樣,名義上的關係雖不保證實質關係良好,但在名義關係的基礎上,會讓自己比較積極地追求實質關係。如果我一直拒絕受洗成為名義上的基督徒,我的惰性肯定會為自己找上許多理由藉口不去追求實質的關係,我的生命當然也就沒有長進。

抓住劉彤牧師來訪Houston的機會,我便在眾人面前接受耶穌基督作我的救主,受洗成為基督徒。就在那個禮拜前,我們的好友蕙蘭(Kay)在與癌症奮戰一年多後,息了世上的勞苦,歸入主懷。那個週六在「矽谷生命河靈糧堂」有個紀念儀式,數百名大人、小孩向心目中永遠笑臉迎人的Kay阿姨告別致敬。我心中特別有感觸,『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,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。但其中所矜誇的,不過是勞苦愁煩,轉眼成空,我們便如飛而去』(詩篇90:10)。『加增虛浮的事既多、這與人有甚麼益處呢』(傳道書6:11)。生命價值不在長短,但看能影響多少人的生命,與人有益。希望我在那日來到時,也能像他們一樣『從此以後,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。』(提後4:8a)。

回想自去年被解雇後至今的幾個月,雖遭遇了諸多的不順,處於我人生中的最低潮,卻處處可見主的恩手提攜。例如嫣君在一個月內即找到工作。有些事,之前看為失敗的,如今覺得神在其中有祂的美意─例如Henry被私立學院停學的事,除了神有功課要Henry學習及修正外,現在我也負擔不起那高昂的學費。他申請轉學的過程屢遭不明所以的艱難,經過被拒,取消,重審,竟在最後一天獲得入學許可,而且是他原先選擇的主修學系,不需先進他系入學後,視選修成績再進行轉系。

雖然我的工作尋找仍不明朗,但我已不再終日憂慮,陷於其中。因為『神賜給我們,不是膽怯的心,乃是剛強,仁愛,謹守的心』(提後1:7)。我相信只要我緊緊跟隨主,祂必時時與我同在。「祂必使我不至缺乏」,「雖行過死蔭幽谷,也不怕遭害」,「祢用油膏了我的頭,使我的福杯滿溢。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,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,直到永遠」─阿們!

透過右方圖示進入亞馬遜買東西,將能回饋0.5%給教會

Amazon Smile.png

​現在也能透過線上奉獻了,若您有感動願意奉獻,也可以透過以下 PayPal 按鈕來奉獻。

大休士頓生命河靈糧堂

281.433.0517

311 Julie Rivers Dr. Sugar Land, TX 77478